德国重要地区选举在即 民调显示执政党支持率堪忧

中新网10月13日电 据外媒报道,最近几天,德国国内的目光紧张地望向一个联邦州——巴伐利亚。14日,当地将举行州议会选举。这场选举对德国的政策以及执政的大联合政府都会有重大影响。而民意调查显示,在这场选举中,总理默克尔所在基民盟及其姐妹党基社盟,以及联合执政的社民党或将面临历史性的低点。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据报道,距投票之前数天,“德广联-德国趋势”节目不再委托民调机构做民意调查。不过,几周以来,民调结果表现出明显的趋势:总理默克尔所在基民盟的姐妹党基社盟或将遭遇历史性的失败。社民党也将受到重挫。绿党则会壮大。 “德广联-德国趋势”进行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则是著名的“周日问题”,即:如果14日德国举行大选,您会选谁?结果十分明显——现届大联合政府处境不佳。 如果按照最新的民意调查结果,基民盟和基社盟所组成的联盟党与社民党已经无法在联邦议会拥有多数席位,这是本周初由民调机构infratest-dimap对1500人进行电话采访的结果。 这是“德广联-德国趋势”历史上显示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支持率的最低点。联盟党和社民党均比上月损失3个百分点。社民党在排名上更是被超越。根据该民意调查结果,绿党支持率为17%,德国选项党16%。社民党仅排名第四,支持率为15%。左翼党和自民党则各有10%的支持率。 民意调查中的另一个问题是:您对基社盟在联邦政府中的工作满意吗?来自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在联邦政府中有3名内阁部长。特别是内政部长、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因与总理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的持续争议而连续数月占据媒体头条。只有17%的受访者对基社盟在柏林的工作表示满意。对基民盟和社民党的满意度也下降。 报道称,因为执政联盟内部的争议,默克尔、基社盟主席泽霍费尔和社民党主席纳勒斯多次举行峰会。这对他们所在的政党都带来损害。不过,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执政联盟的分崩离析主要责任在于默克尔。这有些出人意料。因为许多媒体都宣传,泽霍费尔是主要责任人。 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责任在默克尔,31%归咎于泽霍费尔。2%认为责任在社民党。不过,这也对社民党的支持率低迷于事无补。 在犯罪率问题上,政府的表现受到好评,50%的受访者表示满意。不过,只有31%的人认为,政府的难民政策是好的。在住房问题、气候保护方面,对执政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的满意度就更低了。 在调查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方面,53%的人对政府做出严厉批评,认为德国社会是不公平的,但与此同时,却有77%的人认为,目前德国的经济形势是好、或很好。 来源:中国新闻网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

博尔顿:第二次“金特会”或在2到3个月内举行

中新网10月13日电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报道,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2日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可能会在2到3个月内举行第二次会谈。 据报道,博尔顿12日在接受美国广播脱口秀节目主持人休•伊特采访时称,可能在2到3个月内能看到特朗普和金正恩举行会谈。 图为2018年6月12日金正恩与特朗普会晤现场。 接受采访中,博尔顿强调了完全的、不可逆转的朝鲜无核化。但他也表示,特朗普就对朝外交政策持乐观态度。 今年6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进行两人的首次会谈。 此前,特朗普在本月9日表示,因为中期选举活动很忙,所以没有充分时间与朝鲜方面讨论第二次“金特会”的相关事宜。他还称,他与金正恩的第二次会谈将在中期选举结束后举行。 来源:中国新闻网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

俄罗斯宇航员死里逃生 “奇迹”背后逃逸系统太关键

两名宇航员成功逃生,颇为罕见,也说明了应急救生系统在航天事业中的重要性。 10月11日俄罗斯“联盟MS-10”运载火箭在升空发射时突然发生故障,导致发射任务失败。载人飞船发射失败后宇航员立即启动紧急逃生程序,俄罗斯宇航员阿列克谢·奥夫奇宁和美国宇航员尼克·黑格幸运逃生,安全降落在哈萨克斯坦,目前都没有生命危险。这也让整个航天界大受震动。 与以往逃逸塔逃生不同的是,这次属于典型的“无塔逃逸”案例,也就是在火箭发生第一级分离,位于火箭顶端的整流罩被抛下之后实现的。 这是人类航天史上第二次实现高空救生成功,第一次发生在1975年4月5日苏联联盟18A飞船准备与礼炮号空间站对接时。此次危机发生后,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再现,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核心问题,因为幸运不是每次都会降临。 自从1961年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艘载人飞船起,安全逃生系统就一直是世界主要航天强国关注的重要问题:虽然航天发射成功率比较高,但是载人航天飞行器的发展远远没有到达完善的地步。毫不夸张地说,航天员完成遨游太空壮举的全过程可以说是步步惊心。从航天员进入座舱开始,到着陆后离开座舱为止,只要航天员还在航天飞行器之中,危险就没有解除,随时都有危急情况发生。 载人航天器的飞行过程包括发射、上升、下降和着陆等阶段,所以救生系统也就分为发射台紧急撤离系统、发射上升段的救生、上升段高空应急救生、着陆冲击救生、轨道上的救生等几个部分。当然航天员面临的最大威胁还在火箭发射段,火箭发射故障逃逸救生技术的提高,仍是一项世界性难题。 火箭发射阶段航天救生系统的核心就是逃逸塔,直白点讲就是利用小火箭将宇航员跟发生事故的火箭分离的装置。逃逸塔上分布着多个小型发动机,能够满足不同高度的逃逸需求,并且直接连着宇航员的座椅。 应急逃生是个复杂系统,全面考验一个国家的综合技术水平。航天救生的每个环节都是互相影响、互相制约的过程,并且故障诊断系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诊断故障并迅即发出指令,与此同时还要着重考虑逃逸过程中宇航员能够承受的过载、振动和噪声等极限值。整个救生过程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差错,处于茫茫太空中的宇航员都可能遭遇逃生失败的惨剧。 而整体看,联盟号的应急救生系统仍是世界最成熟的系统之一。目前与联盟号具有同等救生水平的载人航天工具,就是中国的神舟飞船了。 说到底,俄罗斯在航天发射特别是救生系统上的领先绝非偶然,而是长久技术积淀和经验累积综合的结果。俄罗斯联盟-FG运载火箭从2002年10月30日开始,几乎垄断了目前国际空间站运输与补给项目中的所有任务,承担了绝大多数向国际空间站发射飞船的任务。大量发射经验,为俄罗斯不断改进救生系统提供了最为扎实的实践基础。而这次涉事宇航员死里逃生,成了最直观的验证。 来源:新浪科技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

15年前放鸽子让小S哭着主持 大S自曝内幕断交阿雅

大S谈放鸽子内幕 小S泪崩 阿雅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艺人大S[微博]与小S[微博]过去曾一起搭档主持《娱乐百分百》,有其中一期却是小S独自哭着主持,硬撑着录完一小时的节目,期间她也不断地在节目上向姐姐喊话,但直到最后大S依旧没有出现过。近日大S在某专访中重提此事,还原当时消失的过程及原因,事后她还为了此事与闺蜜阿雅绝交过一段时间。 大小S姐妹俩在1997年正式接下《娱乐百分百》的主持棒,在整整主持了九年后,才正式离开,在这九年间两人一起经历过了许多事情,然而最让大家印象深刻的就属2003年5月大S放鸽子,没有出现在录像现场,小S在节目一开始就情绪失控,哭着主持。 期间,小S还在镜头前对姐姐喊话:“我们家人感情这么好,今天刚好又是大姐的生日,只要有人伤害到家人的感情,我们绝对不会原谅对方﹗想让你知道,家人都是爱你的,世界上只有家人是不会伤害你的﹗” 近来,大S在接受大陆媒体《人物》自传式专访时被问及此事,她说自己当天压力太大、“太累太累”,急于要“离开”这个世界,于是她拿起手机传了一封简讯,给住在隔壁的阿雅帮自己代班,她还特别站到对方家门前,听到、确认简讯传到的声音才离开,但不知为何阿雅当天也没有现身。 在消失的那段期间,大S其实是找了一家旅店,把手机关了,窝在房间里疯狂画画、写作发泄,没想到仅是从下午到晚饭后的时间里,外面的世界却变了样,她一打开手机就发现有许多未接来电、留言等,“我妹就留言大哭啊什么的,我就赶快回家、看回放,她在节目上面大哭,事情闹那么大,只好隔天就去道歉。”之后她就决定跟阿雅断交了,“先道歉,然后再跟她断交。”(ETtoday/文) 来源:新浪娱乐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

北京大气污染源于香水发胶? 专家这样说

据北京市发布的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研究成果,本地排放贡献中,移动源、扬尘源、工业源、生活面源和燃煤源分别占45%、16%、12%、12%和3%。这也意味着,生活源已占北京本地大气污染排放12%,基本与工业源相当。 北京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石爱军进一步解释说,在北京,生活源占比越来越高。生活源污染排放主要来源于市民的“吃、穿、住、行”等日常生活。比如所有带香味的日用消费品都含有挥发性有机物(VOCs),特别是香水、发胶、空气清新剂、杀虫剂、清洗剂等气雾剂,“日用消费品中的挥发性有机物含量都较高”。 香水、发胶、空气清新剂等污染数值是怎样测算出来的?12%这样的数据能否令人信服?在美国等其他国家,也会把这些生活源算作污染源吗?该如何控制? 日用品部分污染物排放甚至达机动车尾气3倍 香水、发胶、空气清新剂等对空气的污染主要是在使用时会排放挥发性有机物(VOCs)。VOCs是挥发性有机物的总称,包括烷烃、芳香烃类、烯烃类、卤烃类、酯类、醛类、酮类等8大类化合物,共300多种。由于VOCs是比较活泼的气体,会二次生成PM2.5、PM10或臭氧。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唐孝炎说,VOCs排放牵涉的面非常广,涉及生活各个方面。如衣物干洗店主要使用四氯乙烯、石油溶剂、清洗助剂,这些化学品中VOCs含量较高,产生的VOCs排放量不容忽视。“北京奥运会之前,所有紧急措施都准备完善,但在7月25-27日出现较大的空气污染,8月5日污染继续上升。这时,原环保部除了派6000个督察员到各地监督外,北京市还采取洗衣场全部停工措施,到7日晚上污染情况好转。” “平时不起眼的因素,在紧要时刻起关键作用。”唐孝炎说。 “又如香水、空气清新剂等,使用过程中会有香精等挥发,就产生VOCs。”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部分日用消费品中的挥发性有机物含量较高。 美国《科学》杂志刊登的一项研究也显示,含有从石油提取化合物的日化用品,如各种家居清洁剂、杀虫剂、香水等,对城市空气的污染水平与机动车尾气相当。 该研究负责人、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化学部门的科学家布赖恩·麦克唐纳说,“随着机动车排放水平不断降低,城市空气其他主要污染源的比重日益上升。” 麦克唐纳及其同事在洛杉矶市对通过监管机构检测的日化用品进行了污染水平分析评估,然后与当地机动车尾气等其他空气污染源进行了比对。结果显示,日化用品的污染水平已达到或超过了洛杉矶市的机动车尾气污染。该研究还发现,在某些细微颗粒物排放指标上,日化用品甚至大大超过了机动车尾气,甚至达到了后者的3倍。 生活源污染排放数据总体准确 “生活源已占北京市本地大气污染排放的12%,这个12%是根据一个城市或地区日用消费品用量的统计数据估算出来的。”彭应登解释说,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卖场、超市中每日销售的日用消费品量,在商务或行业统计部门都有相应的数据,然后再根据各日用品流通、使用过程中排放的VOCs量再折算出来。 “尽管一些小型非主流购买渠道,还有部分在淘宝、京东等网上购买的日用品数量一时难以统计进入,又比如从广东买了香水在北京使用等,还存在一定误差。不过,这个生活源污染排放数据总体上还是准确的。”彭应登说,我国与西方国家有所不同,我国是从计划经济进入市场经济的,目前计划经济的统计渠道还在,特别是大型企业、商业部门的数据比较容易被商务和行业部门获得,数据整体上还是靠谱的。 彭应登说,其中的餐饮油烟统计数据并非是依据商务或行业统计部门,这是环保部门根据污染源排放清单的台账算出来的。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居民日常生活中的厨房油烟污染控制措施。但湖南长沙已经开始试点,由地方政府、发改部门等牵头,高校的餐饮抽油烟机净化效率超过87%。净化后得到的“地沟油”制成肥皂,然后再用肥皂跟周边社区居民更换。“居民用自己厨房抽油烟机中的废油更换肥皂,试点效果很好。” 对室内空气质量影响更大 麦克唐纳等研究显示,由于日用化学品的消费很大一部分发生在建筑物内,因此,其使用过程中产生的VOCs对室内空气质量的影响更大。以美国洛杉矶地区为例,化学产品挥发物对于室内空气的影响7倍于其对室外空气污染的贡献。 “美国的加州、洛杉矶等地区容易发生光化学烟雾,VOCs是这些地区控制的重点。”彭应登说,尽管欧美等国家要求刷墙等必须使用“水漆”而非“油漆”,印刷必须使用“水墨”而非“油墨”,不过,更多的控制措施都是针对工业、机动车的,对个人生活类用品,VOCs控制要求并非很严格。 彭应登说,目前,我国VOCs控制思路也在转变,正在走向精细化、精准化。“如北京的干洗店,对每公斤衣物干洗剂种类、用量等都有了明确规定。” 从2017年9月1日起,京津冀三地统一实施《建筑类涂料与胶黏剂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限值标准》。《标准》核心起草单位晨阳水漆技术总工胡中源说,这属于京津冀地区首个统一强制性环保标准。“保守估算,此举将减少建筑类涂料和胶黏剂VOCs排放量20%以上”。

北稻被判停用稻香村标识 律师:可正常买北稻产品

苏稻北稻又起争议 苏州一法院判北稻糕点包装禁用“稻香村” 北稻表示将上诉 苏州稻香村 北京稻香村 昨天,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就苏州稻香村诉北京稻香村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做出一审宣判,判决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糕点商品包装上使用“稻香村”文字标识,并赔偿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115万元。消息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议。苏稻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苏稻申请注册“稻香村”商标早于北稻公司的成立时间。但北稻公司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苏稻在外包装上淡化了“苏州”字样,且在游客聚集区开店,是明显故意侵权。律师表示,假如判决生效,北京稻香村仍然可以正常售卖产品,只不过在销售糕点的时候需要对糕点的现有包装进行更换。  事件   苏稻苏州起诉北稻   状告商标权遭侵害 北青报记者10月12日从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了解到,苏州稻香村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稻公司”)诉北京稻香村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稻公司”)和苏州工业园区申联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的判决书,已于12日送达给了当事双方。 北青报记者获取的判决书显示,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于今年2月6日立案受理了苏稻公司的起诉,此后,北稻公司曾提出管辖异议并上诉,后经法院裁定,驳回北稻公司对该案的管辖权异议。 判决书显示,原告苏稻公司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包括: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商标权的行为;被告北稻公司立即停止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标识;被告北稻公司立即停止在企业名称中突出使用“稻香村”文字;被告北稻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00万元;依法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合理费用开支35万元(暂定)。 对于涉及本案的“稻香村”相关标识,原告苏稻公司在诉讼中称,苏稻公司“享有具有极高知名度和美誉度的‘稻香村’注册商标权,原告系‘稻香村’历史老字号的所有人和传承人。第184905号‘稻香村DXC及图’注册商标于1982年4月提出申请,1983年7月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0类‘饼干’,第352997号‘稻香村DXC及图’注册商标于1988年5月申请,1989年6月核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0类‘果子面包、糕点’。2014年,该两‘稻香村’注册商标由保定稻香村新亚食品有限公司转让至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2015年,苏稻公司通过吸收合并,获得两注册商标”。 苏稻公司称,两被告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标识,且被告北稻公司在企业名称中突出使用“稻香村”文字,北稻公司侵权恶意明显,苏稻公司为维护自身权利,将北稻公司诉至法院。 庭审中,苏稻公司称,北稻公司的具体商标侵权行为体现在:在糕点类商品包装,包括外拎袋和铁盒包装上使用了“稻香村”标识以及在上述包装所标注的企业名称中突出使用“稻香村”文字。 被告北稻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请。北稻公司认为,原告的第352997号商标是1989年注册的,北稻公司在糕点类商品上使用“稻香村”在苏稻公司之前。“北稻公司是北京稻香村老字号的传承者,其使用‘稻香村’的商标标识是对老字号的使用,使用‘稻香村’有合法的使用来源”。此外,北稻公司认为,被控侵权的商标标识与苏稻公司的商标存在较大差异,长期各自使用,已经形成地域差异,不构成近似商标。“最高法院在先裁定、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的各类判决均明确,南北两个稻香村公司应共同发展”。  判决   一审判北稻糕点包装   禁使用“稻香村”标识 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称,法院审理过程中,调查了包括《鲁迅日记》在内的诸多史料,了解了苏稻公司和北稻公司的历史、发展概况及相关历史记载情况。此外,法院还考察了苏稻公司与北稻公司的商标注册、使用及所获荣誉等情况。

惯犯借口打车绑架活埋黑车司机 两人潜逃11年被抓

嫌犯出庭受审 14年过去后,李建军终于弄清了当年自己被绑架事件的原委。2004年10月的一个夜晚,在北京朝阳区平乐园某公交站台“趴活”的他,接到一个十块钱的单子,不料开车后没多久,他就被后排乘客打晕后,活埋在孙河乡一路边渣土堆里。直到第二天早晨,15岁的初中生小月在上学途中路过此处,才将他从土堆中挖出来。昨天上午,参与此案的洪彬及其哥哥洪亮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事实上,他们找到李建军并不为寻仇,在此之前,两兄弟就曾多次向黑车司机下手。先是单纯抢劫,后来就发展为绑架。2006年,由于在又一次绑架黑车司机中出了命案,几人就此停手,并各自跑路。2017年,警方依托大数据人脸识别技术终于找到两人下落。   黑车司机被活埋一夜后遇救 2004年10月20日,李建军遭遇了自己人生的“黑暗一夜”。当晚10时许,他在朝阳区平乐园52路车站附近拉活儿,过来一个年轻人说要打车。李建军见对方说的地方也不远,就让男子上了车。上车后他发现,后排已经坐了两个人,“我和其他司机聊天呢,没在车上,他们就先上了”。 一路上,李建军总是隐约觉得后排情况不对,几次想要回头看看,但都被副驾驶坐的男子借口“快到了”“就这儿”等制止。开出一段距离后,李建军的不安变成了现实,后排男子突然拿出刀来支到他脖子处。恐慌之中,李建军连忙问对方有什么诉求,被答复说“你惹了我们大哥”。来不及问对方所谓大哥到底是谁,李建军就被打晕了过去。 晕晕乎乎醒过来时,李建军发现,自己被埋了起来。次日6时许,李建军呻吟的“哼哼”声被路过的几个初中生听见,幸而得救。最早发现现场的小月介绍,自己顺着声音找到李建军时,他被活埋在了两个土堆之间,只露着腿和头,脖子上还有刀伤,双手双脚都被用白色尼龙绳捆着,腿上流了好多血。 李建军说,绑架案留下的各种外伤他前前后后养了四年才算痊愈,但至今腿依然不太灵便。回忆起14年前的那一夜,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冷,真冷”。此后十几年,“为什么会是我被绑架?”成为李建军心头最大的疑问。   借口打车屡次趁深夜抢劫司机 事实证明,李建军对自己的“反省”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受害者,在他之前、之后陆续有数名黑车司机遭到同一伙人抢劫、绑架。 第一起抢劫案发生于2004年6月。那一次,洪亮、洪彬兄弟伙同老乡小海(已死亡),在北京市朝阳区垡头铁路附近,以租车为由上了事主田青的车。把田青绑到后座之后,几人持刀将其扎伤(经鉴定为轻伤二级),并打电话给其女友,谎称田青发生交通事故需要现金进行赔偿,骗她到三间房某小区门口交钱。田青女友赶到后,被一起挟持到了顺义区宋庄镇一苗圃内,并被抢走身上的现金、手机。 仅仅七天之后,尝到了“甜头”的三人决定再干一票,遂又携带尖刀、绳子等作案工具,趁夜深在朝阳区垡头焦化厂附近打劫了黑车司机孙强。这一次,除了抢劫司机,他们还寄希望于从家属处再要一笔钱。于是三人持刀将孙强劫持到河北廊坊地区,向其家属索要人民币3万元。过程中,孙强跳车逃跑,三人计划因此未能得逞。同年7月,三人又借口打车,在东坝乡某处持刀绑架了黑车司机王斌,并成功从家属处拿到5万元赎金。 被捕后洪彬曾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供述,抢劫黑车司机前,自己曾单独抢过两次手机。后来与小海聊天时,对方表示“抢手机也就那一点儿钱,还不如抢黑车呢。因为黑车司机身上都有钱,而且还有手机”,自己觉得有道理,从此就把黑车司机当成了下手目标。   报名学习武艺“专职”干绑架 从王斌家属手里拿来5万元后,小海和两兄弟分道扬镳,先行回到了老家,后来因与同村人打架斗殴死亡。而洪亮、洪彬两个人,因为觉得自己身子骨太弱,打劫的时候可能会吃亏,便跑到河北馆陶县一武术学校报名学武。 学武的过程中,两人结识了武术教练靳伟(另案处理)。靳伟武艺出众,且时常在两人面前吹嘘自己以前打架的经历,两兄弟遂主动邀请靳伟和自己一起“干活”。绑架李建军是他们三人第一次作案,过程中,他们持刀扎刺李建军左髋、右大腿等处十余刀,经鉴定造成其重伤二级。 此后几人曾短暂停止作案。2006年10月,洪彬和靳伟又联系了新朋友“小白”(另案处理),在山西“重操旧业”,以打车为名绑架了黑车司机任华(殁年24岁)。在绑架过程中,几人用石块多次击打任华头部,致其死亡。在任华死后,三人还主动联系任华家属,索要人民币2万元,不过并未得逞。 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作案,或许是因为出了人命,几个人终于彻底收手,就此各自跑路。   潜逃后同伙又犯命案导致事发 据洪亮供述,和靳伟分开后,自己和弟弟辗转逃到了山东蓬莱。在蓬莱,他借口自己和弟弟在北京打了人,被警方列为逃犯,导致出行、生活都不太方便,让舅舅帮自己找到了当地人闫某帮忙。彼时,闫某的弟弟闫鑫刚刚过世,养兄弟郑志重新办了户口,但两个旧户籍都还没来得及注销。在收到洪亮给的10万元好处费后,闫某将上述两个户籍“转让”给了洪亮、洪彬两兄弟。从此,洪亮、洪彬就开始以闫鑫、郑志的名义在蓬莱生活。本以为能就此瞒天过海,不料2007年9月,靳伟因感情纠纷在河北邯郸犯下一起杀人碎尸案。落网后,靳伟被判处死刑。在供认这起杀人碎尸案的同时,靳伟还主动坦白了此前犯下的几起抢劫案。因为他的供认,警方顺利破解了李建军被绑架活埋案,并顺藤摸瓜,很快抓获了小白。但令人奇怪的是,洪亮、洪彬两人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没有踪迹。2017年10月,借助大数据人脸比对等先进手段,洪亮、洪彬两兄弟最终被捕。此时,距离二人第一次作案已经过去了13年。

张学友苏州演唱会在即 公安幽默发文:懂了

“逃犯克星”张学友,出手就知有没有。2018年以来,全国各地数十名逃犯先后在张学友巡回演唱会上落网。张学友被网友冠以“逃犯克星”的同时,各地警方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只要张学友一有演唱会,必定全副武装,搓手而动。 这不,听闻张学友苏州演唱会将于12月举行,苏州公安就立马做出了反应。10月9日,苏州公安官微在社交平台晒出张学友将在苏州举办演唱会的图片并配文“哎呦,懂了,懂了。” 此文一发,就引起网友热议。网友“浓情ME意”留言:你懂得,坐等你们消息;网友“朱逸Adam”则为公安比心:调皮,现场治安就靠你们了。与此同时,各地公安也相互转发,表明已经做好准备。 不过,支持的同时也有质疑。有网友发出疑问,这么做会不会打草惊蛇?对此,苏州公安作出说明,称微博看似调皮,实际上对于逃犯在某种意义上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的。“因为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在演唱会上抓多少逃犯,而是要坚决确保大型活动过程中的安全。当然,如果真有逃犯想混入其中,‘城市盾牌’也会叫他有来无回。”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已经累计有数十名逃犯在张学友演唱会期间落网。对于被指是“逃犯克星”,张学友也曾笑言:“这么多逃犯在自己的演唱会上被抓,其实是国家技术真的太先进了,大家要去做该做的事情,更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回顾   张学友“神捕”力量有多大?快来一起看看吧 4月7日,南昌演唱会,一名逃犯怀着侥幸的心理来到现场,在刷信息进场的时候被警察发现带走。 5月5日,赣州演唱会,一名逃犯在过安检的时候被捕。 5月20日,嘉兴演唱会,抓获一个2015年被列为网上追逃的对象。 6月9号,金华演唱会,警方又抓获了涉嫌盗窃的全国在逃嫌疑人。 7月6日,呼和浩特演唱会,一名全国在逃人员被警方抓获。 7月8日,洛阳演唱会,一男子冒用他人信息无证驾驶被抓获,另有一波黄牛党也被带走。 7月13日,威海演唱会,一名2016年因涉嫌盗窃被上网追逃人员被抓获。 9月21日,遂宁演唱会,当场抓获涉嫌扒窃、卖假票、冒充工作人员骗钱骗票等违法犯罪人员10余名。 9月28日,石家庄演唱会,成功抓获3名网逃人员,分别是涉嫌故意毁坏财物案的齐某某、涉嫌贩毒的宋某某和申某某。 9月30日,咸阳演唱会,5名逃犯和13名其他违法犯罪人员被抓。 来源:封面新闻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