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9·11”事件已经过去了17年。当三架客机撞毁纽约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的噩梦一遍遍被提起时,人们有时会忘记第四架,也是唯一一架成功阻止恐袭的客机——美联航93号航班。
9月12日,美国艺术、文化、新闻类杂志《Vice》旗下Braodly网站刊文,讲述了一段往事。倘若该航班未曾摆脱恐怖分子控制,一名叫希瑟·彭尼(Heather “Lucky” Penney)的女战斗机飞行员或将以身殉职。
因为,那时她已经来不及挂载导弹,正准备执行“自杀式任务”,“以机为弹”撞向93号航班。

希瑟·彭尼图源:美国《军事时报》
2001年的彭尼只有25岁,是美空军国民警卫队的一名中尉菜鸟飞行员。不过她也是队中唯一一名女性,平日里爱好芭蕾、音乐和戏剧。
当时,彭尼所在的第121战斗机中队刚从外地整训完毕,多数人员都回家探亲了。
因为彭尼还是单身,9月11日天气晴,她便同往常一样去基地报到。
结果,上午8点45分左右,有人着急忙慌跑到她的房间通报说:
“嘿!刚刚什么东西撞到世贸中心里去了。”
部队开始不以为然,觉得就是哪架民航客机失事了。直到几分钟后,又有人敲门:
“嘿!第二架飞机又撞到了世贸中心。”
彭尼等人冲到电视机前,看到燃起熊熊大火的大楼,这才意识到美国真的出事了。
他们需要立即做出反应。往F-16战斗机上挂载导弹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已经耗不起了。

彭尼同款F-16战机图源: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于是,彭尼叫上她的僚机飞行员马克·萨塞维尔(Marc “Sass” Sasseville)便紧急升空。她没有任何武器装备,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只能靠自己大无畏的勇气。
但她要执行的,却是一项“死命令”:
找到重量7倍于F-16的美联航93号航班,并将其撞毁。彭尼负责瞄准的是机尾。
“我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起飞。”2011年,彭尼首次公开这段往事时回忆道,“但我知道,如果我这一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这个任务。”
不过,彭尼和萨斯维尔在华府的上空兜兜转转许久,什么也没有发现。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接到消息,93号航班已经在宾夕法尼亚的一处空地坠毁,任务也由“自杀式撞击”,改为巡视领空。

美联航93号航班坠机现场图源:美国“历史”网
彭尼之所以能够“逃过一劫”,则是因为93号航班的乘客奋起反抗,主动闯入驾驶舱与恐怖分子搏斗,迫使后者无法抵达原定撞击目标——美国国会大厦。
根据事后统计,该航班上共有4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遇难。

2015年,宾夕法尼亚的93号航班纪念馆图源:美国“历史”网
对此,彭尼也在2011年赞道,“他们是英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在那天的做法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因为,所有人都愿意做出同样的事。”
彭尼在美空军国民警卫队服役至2016年,曾两度参加伊拉克战争,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如今,她在美国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担任部门主管。
来源:观察者网
Source: https://ottawazine.com/fe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